传奇黑客马库斯的故事

22 岁那年,马库斯·哈钦斯(Marcus Hutchins)凭一己之力阻止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网络攻击 WannaCry。不久后他因为开发恶意软件 Kronos 被 FBI 逮捕。本文将讲述他不为人知的故事。

2017 年 8 月的一个星期三早上 7 点左右,此时马库斯·哈钦斯已经在 Airbnb 上租的一套拉斯维加斯豪宅内狂欢了一周半时间。当他走出这套豪宅的前门取自己的外卖订单时,这个身高 6 英尺 4 英寸(约 1.93 米)的 23 岁棕色卷发爆炸头黑客看见街上停着一辆黑色 SUV——看起来很像是一辆 FBI 的监控车。

他看着这辆车,大脑昏昏沉沉,不禁怀疑:终于来抓自己了吗?

但他只是稍微想了一想,并未过多考虑。他告诉自己:FBI 办事永远不可能如此明显。由于赤脚站在前门车道上,他感到脚快被烫伤了。于是他拿起外卖,回到了豪宅中他用作卧室的泳池房。吃过外卖后,他收拾好行李准备前往机场——他已经订了一张返回英国的头等舱机票。

哈钦斯之前刚在 Defcon 大会度过了引人注目又疲惫的一周。在这个全球最大规模的黑客会议上,他被尊为英雄。不到三个月前,哈钦斯从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网络攻击事件「WannaCry 勒索病毒全球大爆发」中拯救了。WannaCry 是一种可以自行传播的软件,就像病毒一样通过互联网扩散到了整个地球,摧毁了数十万台计算机中的数据。正是哈钦斯找到并激活了其代码中隐藏的死亡开关,进而遏制了 WannaCry 的进一步全球蔓延。

这段白帽黑客传奇故事为哈钦斯赢得了在 Defcon 参会者聚会上免费畅饮的资格。他和他的随行人员被邀请参加每一场 VIP 黑客聚会、被记者请去吃晚餐、被粉丝簇拥着自拍合影。毕竟,这个故事让人无法抗拒:内向的极客哈钦斯独自一人屠灭了威胁整个数字世界的怪兽,而这一切都发生在英格兰西部偏远地区他父母家一间卧室内的一副键盘前。

哈钦斯仍在为呼啸而至的赞誉而头晕目眩,没有多余的精力担忧 FBI,即便几小时后他走出这套豪宅时再次看见了那辆黑色 SUV。大脑昏昏沉沉,他叫了辆 Uber 去机场。后来,法院的文件表明这辆 SUV 一路尾随着他——事实上,他在拉斯维加斯这段时间里,执法部门一直在定期追踪他的位置。

当哈钦斯抵达机场,到达安检处时,TSA(美国联邦运输安全管理局)却告诉他不必把他的三台笔记本电脑从包里拿出来进行扫描。相反,他们挥手直接让他过去了,让他还以为自己受到了特别优待。

他悠闲地漫步到机场休息室,拿了瓶可乐,坐到了椅子上。离他前往英国的航班起飞还有几个小时,所以他开始发 Twitter 打发时间,他说自己正兴奋地等待回到自己分析恶意软件的工作。他发推说:「现在已经一个多月没碰过调试器了」。

哈钦斯在写另一条推文时注意到有三个人向他走来,其中两个穿着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制服。「你是马库斯·哈钦斯吗?」为首的红发男人问。哈钦斯说是,然后那个男人用不带感情的口吻叫他跟他们走一趟。哈钦斯被带进了一扇门,进入了一个私用楼梯间。

然后他被戴上了手铐。

震惊之下,哈钦斯问他们自己犯了什么事。「我们后面再说。」那个男人说。

哈钦斯在头脑里迅速回想自己做过的可能会引起海关注意的违法行为。当然,他想到也可能是「那件事」——那场几年前不能提及的犯罪。

特工们带他走过一个装满监视器的安全区域,然后让他在一间问询室坐下来,并将他独自一人留在那里。当那个红发男人回来时,他身边有一位小个子金发女人。这两位特工展示了自己的徽章。他们来自 FBI。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这两位特工用友好的语气向哈钦斯询问了他的教育以及他工作的安全公司 Kryptos Logic 的情况。在这段时间里,哈钦斯以为他们只是想了解自己在 WannaCry 上的工作,只不过方式有点过激。但在问询到达 11 分钟时,他们问到了一个名为「Kronos」的程序。

「Kronos,」哈钦斯说,「我知道这个名字。」然后他有点麻木地意识到,他可能回不了家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